十年,我们一起走过
发布日期:2018-08-07
作者:     信息来源:
【字体:

  在历史的长河里,十年,恍如那一眨眼的瞬间;在生命流淌的如歌岁月里,十年,可以镌刻多少动人心魄的记忆?

  今天,我们在这里共同回想十年,千般感慨,万种思绪,此刻一齐涌入心间。

  三千六百多个日子啊,我们就这样一起走过,就这样一路走到今天,走到这个让我们内心难以平静的时刻……

  还记得吗,十年前的那个早春,从部队大熔炉中走出的23个“老转”们,以军人的执着和严谨,走街串巷,用手中的摄像机记录了城市管理现状的点点滴滴,为谋划新篇积累素材;

  还记得吗,十年前当遮在“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招牌上的红绸布被市长掀开的庄严时刻,站在台下沐浴在春风里的我们是怎样的激动和自豪,这块记录了我们所有的光荣与梦想的沉甸甸的招牌,如今已挂在白水湖明珠门前;

  还记得吗,十年前的那个夏天,我们第一次穿上威严的制服,刚一亮相便让浔城的百姓惊艳不已,庄严的风纪、笔挺的着装、整齐的步伐,让许多不明就里的市民惊呼“解放军上街啦”!

  还记得吗,十年前的那个冬天,我们以如火的激情,在没有一部执法车的情况下,用双脚量遍九江城区的大街小巷,任凭脚掌布满血泡依然咬牙坚持;

  还记得吗,十年前的我们,每人只有一套制服,晚上洗完后我们在家用吹风机、用熨斗弄干制服,为的是第二天上班着装整齐;

  没有办公桌,我们在椅子上填写法律文书;没有空调,我们扎堆取暧。清贫而又快乐、充实的日子里,我们就这样一起走过。

  十年,如白驹过隙;蓦然十年,刹那十年。十年前那一张张年轻、稚嫩的笑脸,已成为留存于我们内心深处的青春的记忆。

  那个第一次到局里报到还留着长辫的羞涩的小姑娘,已为人妻、为人母了,我们共同见证了她款款披上嫁衣;

  那个刚从大学毕业见生人说话就脸红的毛头小伙子,已步入中年担纲重任了;

  而那些在壮年时加入城管队伍的老转们和归并来的“老市容”们,青丝中添了许多白发,皱纹和沧桑刻满了脸颊。

  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这是一个怎样的十年啊?这是我们生命中最美好最具活力和激情的一段年华、也是我们最应该实现人生价值、烙下生命最深印记的一段年华啊。

  人生一世,草木一春,生命不过百岁,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啊?在岁月轮回里,我们就这样一起走过。

  十年里,我们共同经历了太多酸甜苦辣。在新桥头,当小摊贩将一锅热油泼向我们时;在浔南大道,当违法抢建的村民向我们投掷砖头瓦块时;

  在九龙街,当野蛮的工头向我们抡起铁棍时;在十里大道,当我们的衣服被撕破、头皮被刀划伤时;

  在白水湖边,当余土司机开着后八轮直冲而来威胁要轧死我们时;当我们的公众形象被新闻媒体妖魔化、当我们的职业评价被社会舆论贬低矮化时,辛酸委屈曾在我们的心胸淤积。

  但我们也有过欣慰和快乐的时刻,当一面面写满褒扬话语的锦旗送到我们手里时,当一挂挂感谢的鞭炮在我们办公楼前点燃响起时;当上级领导一句句饱含称赞的点评如春风化雨在我们心头荡起涟漪时,所有的艰辛、苦难、委屈,在维护公共秩序和利益这一神圣使命的映照下象一缕轻烟飘散。

  十年风雨,十年征程,十年开拓,在褒与贬、赞美与谩骂、认同与否定交杂的纷纷扰扰中,我们就这样一起走过。

  十年过去了,那个用自己口袋里的钱把在马路上卖菜的老奶奶的一篮鸡蛋全部买下来的肖瑛大姐,如今依然在她简陋的办公室里默默无闻地奉献着;

  那个用双脚把浔阳东路量了无数遍、脸被晒得黑亮黑亮的王洪庆大哥,如今每天还在马路上不知疲倦地来回巡查;

  那个罹患听力障碍的刘可兄弟,至今还戴着助听器在自己热爱的岗位上咬牙坚持、坚守。

  十年里,我们曾一起欢笑,我们曾一起流泪,我们曾一起深深拷问,我们曾一起感动九江。在欢笑和泪水里,我们就这样一起走过。

  如今,新的班子,新的征程,新的举措;规范工地管理,落实路段责任。05年的暴风骤雨式的集中整治,已演化并步入严格执法、精细管理的常态化、规范化、法制化轨道。构建和谐城管,开展六城同创,建设全省领先的数字城管指挥中心,已成为新时期城管工作的主旋律。

  十年已去,又是十年。让我们团结在以曹俊良同志为核心的局党组周围,清醒、坚定、奋进,为九江争得应有地位、人民过上小康生活而继续奋斗!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